2013年5月31日 星期五

VOGUE亞洲熱時尚秀

VOGUE Asian fever fashion show

亞洲熱,像是一股愈吹愈烈的森林大火,從東亞大陸一路蔓延至歐美版塊,亞洲經濟市場的起飛,不斷火上澆油,尤其是中國大陸金字塔頂的爆衝消費力,更是讓衰退到大家都想換總統換護照的歐洲國家,不得不一起來學中文,一起穿中國服。

精品是最快享受到亞洲熱錢魅力的產業,新興富豪捧著現鈔掃遍從一線二線到三線城市的精品店鋪,嫌購物紙袋不夠大還現場再買一個皮箱來裝貨。除了開設大還要更大的歐洲同步旗艦店,以及深入民間廣還要更廣的拓點計畫,設計師也紛紛推出東方風產品,和東方藝術家跨界合作,這種全面性的熱烈反應,我們可以視為是歐洲人對於亞洲蓬勃市場的禮讚,概念向業績靠攏的實際主義,或是後馬可波羅世代發現亞洲美學博大精深的眼前一亮。

比利時君子Dries Van Noten本季將中國鳳凰日本浮世繪韓國七色彩緞的元素,融為一爐,他原本就愛收藏中國古董,塞納河畔百年建築店裡青花瓷大甕,配上男士西服剪裁的龍袍和服,十分融洽。Balmain拿手的金雕盔甲洋裝,這次刺繡上中國花瓶上的花鳥祥雲水墨。Proenza Schouler秀場放約翰藍儂的音樂,向小野洋子致敬,宮廷的織金華布,加入運動風幾何層疊,設計師說Lazaro Hernandez,「這是紐約式的亞洲風」。曾在日法混血品牌Kenzo浸淫多年的Antonio Marras,將日本和服腰封的古董繡花布,重新解構拼補。Etro發現中國祥雲圖案和經典變形蟲有異曲同工的婉轉美感。紐約時裝週初登場的Bibhu Mohapatra,用盤釦結繩成花案龍紋。Babara Bui運用福虎畫做為印紋。Jason Wu讓金髮模特兒穿傳統旗袍,把毛裝和立領夾克都搬上大紅門的伸展台。Vivienne Tam的窗櫺鏤空裝,靈感來自James Hilton 1933年的《消失的地平線》書中的香格里拉。近來很受矚目的Mary Kartrantzou旗袍領底下有一台西洋打字機,龍頭圖案接著的是歐洲迷宮花園,龍袍布料做成馬甲禮服,梅花和馬賽克也變成好朋友,堪稱是此波東西合璧風潮中,玩耍混融元素最搶眼的設計。
文字:amber-lo VOGUE.TW